Croatoan

Zack x Ray 十首歌十个短文 NO.3

角色死亡有 雷慎入

NO.3 Born to die

当Ray和Zack牵着手走在市中心最繁华的步行商业街上时,她总有种错觉。仿佛这条人声鼎沸的街道是大楼某层的布景,而B6灯光暗淡蝇虫围绕的小巷才是应有的真实。
穿着各异的人们三三两两地走着,不时爆发出愉快的笑声。孩子们拿着风车和糖果,围在冒着热气的小吃摊旁不肯走。专卖店的橱窗用鲜花和深色丝绒精心布置,摆放的服装旁边标着令人乍舌的价格。远处传来混在一起分辨不清的飘渺的歌声。深蓝的天幕上,真切的白色满月伴随不时展开的焰火一同跃入视野。
Zack透着绷带传来的手心的温热却提醒着她,这一切都是她应得的真实。
Ray不由得想起她还很小的时候。和父母一同来这条街时,也是一派这样的光景。
不知是人多以至前行缓慢,还是这条街实在太长,两人走了很久。Ray有些担心地望向Zack,以为他会因此烦躁。
Zack却用出乎意料的温柔语气回应了她:“没关系,路很长,我们慢慢走。”
我们继续走,一路试着开心。
却总有什么东西哽在喉咙里。
大雨是不知何时下起来的。原本热闹拥挤的人群迅速的散去了。Ray再抬起头时,整条街已经只剩他们两人。
他们默契的没有找商店进去避雨,而是继续缓慢的前进着。Zack将外套脱下来,披在Ray瘦弱的肩上。
当两人终于走到街尾时,仿佛已经过了一个世纪。
“所以说,Ray,除了再来一次这条街,你没其他愿望了?”
少女不回答,却踮起脚尖,抓着Zack的衣领,把他的脸拉近,在覆盖着绷带的唇上刻下深深的一吻。
带着疯狂的吻。
“呐,Zack,兑现我们的约定吧。”
是时候了。
因为我们正是为了死而生的啊。



The road is long, we carry on, 
路很长 我们继续走,
Try to have fun in the meantime, 
一路试着开心,
Come and take a walk on the wild side, 
来跟我疯狂的走一遭,
Let me kiss you hard in the pouring rain, 
让我在大雨狂吻你,
You like your girls insane, 
我知道你喜欢疯狂的我,
Choose your last words, 
想好你的遗言,
This is the last time, 
这将会是最后的机会了,
Cause you and I, we were born to die, 
因为你跟我 是为了死而生,
Cause you and I, 
因为你跟我,
We were born to die, 
是为了死而生,
We were born to die, 
我们是为了死而生,
We were born to die, 
是为了死而生。
——Lana Del Ray《Born to Die》


动手吧,不要犹豫。
反正我们已经生死相许。
少女迎着颤抖劈下的镰刀,允许自己露出最后一个微笑。


Zark x Ray 十首歌十个短文 NO.1

看到一个写短文的游戏 想玩一个ZR的~
游戏规则:

1. 选择一部或多部动漫、ACG、或真人相关(换句话说只要是你萌的都可以)2. 打开你的音乐播放软件,将播放模式设置到随机。3. 点击播放。写一篇和正在播放的歌曲有关的小短打,CP随意,内容随意,唯一的要求是这一篇的创作必须在歌曲切换之前完成。4. 在下一首歌开始播放时跳到下一篇,以此类推。重复十次。

以下是第一首歌x RZ有 不算肉 雷慎入


NO.1 里表情人

刚从睡梦中睁开眼睛的Ray觉得有些奇怪。
眼前依旧是有些昏暗的卧室,但颜色不深的窗帘已经被上午的阳光映得发黄了。斑斑点点细碎的日影从镂空的花纹里挤进屋子,斜斜的投在木质地板上,纤密的灰尘顺着金色的光柱缓缓移动着。
Zack还在旁边睡着,睡相一如既往差的离谱,半边身子已经悬在床外面摇摇欲坠,被子可怜地胡乱团在床脚。
一切并没有什么不同。
不,有什么不一样了,一定。
非说什么地方奇怪的话。
那就是我吧。Ray想。
心里有种冲动,在脑子里什么东西被名为爱的物质侵蚀以后。
无法抵御的焦灼,空虚。
想要确认自己存在何处,想要确认自己还活着,想要挖出那颗面对现实与逃避现实的心脏,用一些充实的东西取而代之。
是吗?她问内心深处另一个自己。
自问自答。
少女不知哪来的力气,一把将快掉下床的熟睡的男人拉近。对方不情愿地睁开还带着水雾的眼睛,牢骚的话还未出口。
便被少女濡湿的唇封住了所有声响。
齿舌在口腔内不断撞击着纠缠着,难舍难分。
“喂Ray,你……”
Ray并没有给他再说下去的机会,将这个吻加深,加深。
即使触动了本能,我还是没有找到要说的话语。
“呐,Zack。”
马上开始吧。


痛いんで,触って,喘いで,天にも昇れる気になって,
痛感  触觉   喘息   恨不得马上升天,
どうにもこうにも二进(にっち)も三进(さっち)もあっちもこっちも,
如此 这般  二进制 三进制  这边也是那边也是,
今すぐあちらへ飞び込んでいけ。
恨不得现在马上就纵身飞跃去那边,
もーラブラブになっちゃってー,
马上开始谈恋爱吧,
横隔膜突っ张っちゃってー,
变成横隔膜突张吧,
强烈な味にぶっ飞んでー,
跟随着强烈的感觉飞奔吧,
等身大の里·表,
等身大的背面的自我,
胁迫的に缚っちゃってー,
被胁迫束缚住吧,
网膜の上に贴っちゃってー,
深深地印在视网膜上吧,
もーラブラブでいっちゃってよ!
马上开始谈恋爱吧
——初音未来《里表情人》


“喂,蠢女人。”
“嗯?”Ray从那个带有绷带和伤口粗粝触感的怀抱中抬起头来。
已经是正午了,阳光的色彩变得饱满而灼热,汗水和某种不知名的东西蒸发了弥漫在狭窄的空气中,充盈了整个房间。
“爱什么的,才没有啊。”
Ray的嘴角抑制不住的勾起一个上扬的弧度。
“嗯。”